华为主要的运营商业务即将遭遇数字化“云转型”之痛时

华为主要的运营商业务即将遭遇数字化“云转型”之痛时,将手机纳入主航道业务,用手机延长和拉伸主航道业务,让数据流动在自家管理和终端上,一些长远布局也已经潜心下注,比如石墨烯相关的新材料技术,用于电池业务。12月中旬由华为2012实验室主研的荣耀Magic手机,以智慧为卖点,快充技术已有实质突破。

不过,无论是vivo所提的正向、负向用户需求洞察,还是OPPO倡导的贴近消费者硬需求做创新,都是在别人既定道路上精雕细琢,优中求优。类似打法,可以取得阶段性领先,但绝无可能产生突破性颠覆。步步高系二三十年里不断转换赛道,只能算“以本分体力之勤,补智力创新之拙”,对行业缺乏控制力和引导力。

OPPO R9手机销售好于预期,但由于三星屏幕供应不上,影响销量20%。换作三星,此种局面绝无可能发生。在摄像拍照方面,OV与索尼合作,而竞争对手同样可以寻找索尼合作,缺乏核心竞争优势。

显然,OV亟需利用当前有利条件做些长远布局。但另一方面,国内整体科研体系基础薄弱,基础创新也是绝大多数企业无法承担之重。胡柏山说,“做企业跟爬山一样,没有经历5千米,一下子爬8千米,会把企业搞死。”OV的长远危机或许浓缩着国内高科技制造业共同的困局。


地址:中国西安市南二环西段100号金叶大厦五楼   24小时技术支持电话:15388631829
 © 2006-2018 云智全景 www.720pai.com 陕ICP备14000221号